欧洲放映业进入动荡时期 国际

欧洲的放映行业目前正围绕票价、放映窗口、整合和数据的透明度展开激烈的辩论。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的组织者也参与到对这一主题的探索中。

随着欧洲电影院运营商在巴塞罗那(6月17日至20日)为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做准备,业内对放映业进入动荡时期的担心更大程度上浮出水面。

迪士尼-福克斯的合并没有完全改变电影院与这两个电影公司的合作方式,但还有很多其他问题需要解决,从电影票定价的大胆尝试、影院窗口放映期的争议以及最近几周票房数据透明度的收集。

与此同时,在整个欧洲经历了2018年的票房混战之后,整个欧盟地区的观影人次和票房在去年总体下降,今年的电影院又见证了欧洲票房“大户”的惊人暴跌:英国今年前四个月的票房较2018年同期下滑15.6%。

“没有人会想要拥有我们今年头两三个月的市场,当时没有任何一部真正吸引观众的影片。”英国电影协会(UK Cinema Association)CEO兼国际电影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of Cinemas ,简称UNIC)总会长菲尔·克拉普(Phil Clapp)承认,国际电影联盟与电影博览集团(Film Expo Group)是年度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活动联合主办方。

“但是,当你向前看的时候,未来几个月的上映片单将是一个非常强大和多样化的片单,”他补充道,“即使不能超过去年的票房数据,我们也可以追平下跌的百分比,并且至少达到2018年的水平。”

在英国,电影院观影人次在2018年大幅增加,比去年增加了3.7%,并达到197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票房持平。这表明观影人次的上升是由于放映商推出的折扣、无限会员卡和买一赠一等活动,拉低了平均票价而来的。

根据欧洲视听实验室(European Audiovisual Laboratory)的数据,整个欧盟地区2018年的整体票价小幅下跌,票房下降速度较快(较2017年下降3.3%),高于观影人次(下降2.9%)的跌幅。

“公平地说,每个人都在寻求量身定制的票价,”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电影联盟CEO劳拉·霍尔盖特(Laura Houlgatte)表示。“对于所有观众而言,这不是一个电影票的价格。”她指出德国是2018年下滑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到目前为止,德国已经在2019年加快了步伐。“电影院希望在今年进行市场实验,减少一些电影票的价格,看是否对观影人次有影响。”

法国为期三天的“春天电影节”(Le Printemps du Cinema,3月)和为期四天的“电影盛宴”(La Fete du Cinema,6月或7月)提供4.40美元的门票;西班牙最近为期三天的“Fiesta del Cine”(6月3日至6月5日)的定价更为积极,为3.20美元。

“在电影票定价方面所做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成熟市场的特征:德国、西班牙、法国、英国、意大利,”克拉普说,“在发展中的市场,你几乎看不到这一点。我们看到波罗的海国家、中欧和东欧以及巴尔干地区都在继续增长。”

Netflix对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on)的《罗马》(ROMA)采取的激进夺奖活动加上其相当不完整——有些人可能会说是象征性的——影院的上映给行业投下了一个长长的阴影。由于法国严格的三年影院窗口放映的规则适用于该片,这部影片在去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被拒绝参加戛纳电影节的竞赛。

随后,意大利和德国的放映商分别呼吁威尼斯和柏林的电影节只选择那些打算完全在影院放映的电影。意大利放映商成功游说了他们国家的文化遗产和活动部(Ministry for Cultural Heritage and Activities)颁布法令,为意大利电影限定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影院放映窗口。

在英国,主要放映商Vue公司和Cineworld公司都想要从英国学院奖(Bafta)获得支持,如果它继续认可Netflix的影片参与该奖项的主竞赛单元,他们将会采取一定的措施。

“在法规规定的国家之外,小预算影片的影院放映窗口一直存在着弹性。但是影院作为一个重要的放映窗口仍然适用于绝大多数电影,”克拉普说,“这并非纯粹是电影院经营者施加压力以保证影院窗口重要性的结果。发行商决定监管和维护影院放映窗口作为重要放映窗口的地位,既可以最大化票房收入,又可以为后续平台提供销售窗口。”

Netflix的决定不仅仅是坚持在自己的平台上才能看到观影数据——偶尔会在适合公司的情况下发布数字信息——而且还要阻止电影院将其平台上放映的电影票房报告给数据采集者Comscore,这也是一个问题。

在英国,Sky Cinema紧随其后,并拒绝公开其在影院上映影片的票房,例如《极端邪恶》(Extremely Wicked,Shockingly Evil And Vile),扎克·埃夫隆(Zac Efron)在这部影片中饰演连环杀手泰迪·邦迪(Ted Bundy),发行公司eOne从每周票房报告中撤回了自己的票房数据。

“我们一直认为影院放映业务中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其透明度,当然这不仅仅是与电影价值链的其他部分相比,我认为与其他许多行业相比也是如此。” 克拉普说,“每周都有完整而真实的数据。”

“特别是与流媒体服务相比,我们总是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他们可以就其内容的收视率声称观众喜欢的是什么。我们怎么知道?这可以说是对比影院放映的成熟过程的一个倒行的步骤,而流媒体却刚开始采用其中的一些做法。实际上,透明度使其成为一个更有效的市场和更健康的市场。”

在布鲁塞尔,霍尔盖特由于被任命为新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以及要参加新的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选举,霍尔盖特他将度过特别繁忙的一年。在这些选举之前,她预测“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尤其是极端政党的崛起”。另一个挑战是“支持我们的大多数成员都没有再次竞选。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变化,并且我们得确保找到新的拥护者。”

霍尔盖特也觉得右翼民粹主义者不一定对视听产业有偏见,并补充道:“老实说,我们在其他方面遇到过更多的麻烦。左翼更加极端的政党对反版权的倾向更大,他们有视听产品都应该对所有人都免费的想法,所以这是一个挑战。”

“总的来说,我们是一个非常幸运的行业,人们热爱电影。我认为有时候要努力了解我们需要坚守的原则——版权、地域性的内容、影院放映窗口等等——以确保我们能够继续开展我们的业务。这都是需要学习过程的。”

福克斯与迪士尼的合并几乎意味着这两家公司的管理人员今年都肯定将参加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而且还不止一家好莱坞大电影公司会出席。克拉普说:“这使我们有责任继续在其他领域发展。”

今年的活动包括一个被称为“新兴全球市场”的会议,其中谈论了对塞尔维亚和南非市场的关注。“我认为这反映了对行业日益全球化的普遍理解,”克拉普说,“这只不过是我们未来几年可能走向的第一步,这将让我们的业务超越欧洲的狭隘范围的一个真实的实践,也希望自己也能分享到一些好的工作方法,但真的需要对正在发生在全球业务中的事情有更多的洞察力。”

在今年,所有市场都期待的一部电影是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爱尔兰人》(The Irishman),假设Netflix希望在威尼斯电影节或多伦多电影节等重要电影节上推出这部影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依然是难题。

虽然《罗马》是A类电影导演拍摄,并取得高度成功的电影,但它的商业性并不强,包括对大多数市场来说是陌生的语言以及对于墨西哥以外地区的观众而言一些陌生的演员。《爱尔兰人》的主演是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乔·佩西(Joe Pesci)、阿尔·帕西诺(Al Pacino)和哈维·凯特尔(Harvey Keitel),这样的阵容将会让该片的全球影院放映很轻松。

“我们的角色是要说服Netflix公司,通过更重要的放映窗口,而不仅仅是通过小范围的影院放映电影,然后直接进入流媒体平台,使其最佳利益和用户的最佳利益顿都得到满足。”

“我们已经明确表示不指责那些决定与Netflix合作的影视创意人士,他们可以按自己的心意去做想做的事情;也不会去指责Netflix,这个公司显然正在做它认为最适合其业务的事情。但实际上,我们要试图说服他们,电影作为一种创造性的产品的最佳利益,以及观众的最大利益,是要通过给这部电影一个完整而真实的影院版本的上映来实现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otelrestaurantdelmar.com/,霍尔盖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